“一疗程等于一辆劳斯莱斯”,患者该如何面对“天价救命药”?
2018-03-20

日常生活中,咳嗽吃止咳药,拉肚子吃止泻药——生病吃药,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而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患者而言,那些动辄十几上百万的“天价救命药”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轻松负担起得的,可以说,那些昂贵的药费比病魔更早一步击垮了他们。

国外一项展望报告称,缓解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剧痛的“阿达木单抗”在2018年会继续占据领先地位,销售额将超过1258亿元人民币,当然这与它价格高昂有很大关系。目前,国内阿达木单抗的价格是7700~7800元/支,两支一个疗程,一年下来治疗费需10万~20万元。然而,该药不在医保范围内,很多人只能望“药”兴叹。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曾小峰说,“有时面对一些患者,我也无能为力,不只是因为疾病本身,还有经济问题。” 


然而,在制药行业,阿达木单抗的价格已经算“亲民”的了。“美国家庭医生智库”给出的2017年全球最贵药物排行榜中,前五名分别为阿利泼金、苯丁酸甘油酯、罕见脑病药物“Brineura”、卡谷氨酸、α-葡萄糖苷酶。居于榜首的阿利泼金用于治疗载脂蛋白脂肪酶缺乏症,一疗程约762万元,足以买一辆劳斯莱斯汽车了。即使排名第十的卡那津单抗,每年治疗费用也高达290万元。

人体有多复杂,疾病就有多复杂。目前世界上已确诊的罕见病有7000多种,约占人类疾病的10%。世界上最昂贵的药物,大都是治疗罕见病的药物,它们被称为“孤儿药”,包括阿达木单抗、阿利泼金。 

此外,一些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药物,价格也不便宜。例如用于肺癌治疗的靶向药易瑞沙,一片就要500多元;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,一个月治疗费用约2.35万元,尽管相关优惠措施将其降为每年7.2万元,但对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是巨大的负担;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美国药来那度胺,一盒将近5.9万元(25毫克、21粒),一年费用70多万元,对于大多数患者家庭而言都是巨大的经济负担。


为何小小一粒药竟要天价?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分析:“药厂不是慈善机构,只有在保证利润的前提下,才有足够动力投入重金去研发和推广。一些药物之所以定价高昂,背后有着市场机制的调节,一般要综合考虑研发成本、市场容量、回收利润时间等多种因素。”

①保护期垄断

为鼓励药企积极研发,保证回收成本,药物都有专利保护期,一般为20年,在此期间,其他药企非特殊情况是不允许仿制的。这必然造成一些药品定价“一口说了算”的垄断局面。

②研发成本高

网上有一个精彩问答,形象地诠释了这一点:“一粒药成本只有5分钱,为何要卖500元?”“因为你买的是第二粒,第一粒的成本是50亿元。” 

研发新药需投入巨量资源,从前期药物实验,到三期临床研究,平均耗时十几年,耗资几十亿元,且新药上市的成功率仅为1/4000。也就是说,药企花出去的巨款很多都打了水漂。以诺华制药为例,1997~2011年间,总研发费用为836亿美元,最终被批准上市的新药有21种,平均每个新药研发费用是40亿美元。但并非每种新药都畅销,如果按照平均研发成本来定价,会有亏损风险。

③市场容量小

以“孤儿药”阿利泼金为例,其适应症的患病率仅为百万分之一,因此该药在欧盟的市场容量只有150~200人。为维持利润,定价必然高,然而上市至今,也只有一位患者接受了治疗。

备注:以上内容来源《生命时报》



对很多癌症患者来说,“求生”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,所以只要听说有新药上市,或者某种药对病情有好处,即使价格贵,也会有很多人愿意尝试。那么,如何才能帮助患者减轻经济压力呢?成立于美国的华人公司维客健康国际经过长时间的努力,在与美国多家保险公司洽谈之后最终推出“美国医疗折扣计划”,患者只要加入该项目即可以保险患者身份在美国就医以及买药。

关注维客公众号


了解更多美国攻略

中美客服热线:
+86 176-2149-6283 (中国)
+1 832-376-6888(美国)
美国客服
中国客服